广东餐饮业:疫情期间美团只能独家合作,是谁给的权力?

由于新冠疫情在今年元月份在全国范围内快速蔓延,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开始,到全国各省市均启动一级应急响应方案,我国进入了全面抗疫模式,除药品、生鲜之外的其他行业都停止营业。一直到3月全国疫情得到全面控制之后,全国各地才慢慢放松管控,各个行业开始复工复产。

在这个疫情期间,如果说哪个行业损失最大,那么无疑餐饮行业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本来餐饮行业在春节期间就是他们的销售旺季,很多餐饮店均准备在春节期间大干一场,也准备了很多食材。因为疫情导致所有行业必须停止营业,对于很多餐饮企业就是毁灭性的打击。在疫情期间他们被迫关门歇业,低价处理预留的食材,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为了满足部分消费者的需要,疫情期间很多餐饮企业在政府的允许下开始售卖一些外卖。然而问题来了,全国各地有很多餐饮企业向主管部门和行业协议反映和投诉,最大的外卖企业美团外卖强制只能独家经营,有排他性行为,而且美团收取了高额佣金,使得餐饮企业无利可图。

其中在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表示,广东省、市、区餐饮行业协会陆续收到几百家餐饮企业针对美团外卖的各类投诉,故协会联合广东各地餐饮行业协会,向美团外卖递交书面交涉意见。

据新浪财经报道,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官微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

《交涉函》指出,省、市、区餐饮行业协会陆续收到几百家餐饮企业针对美团外卖的各类投诉,表达出对美团外卖诸多行为的强烈不满。

《交涉函》提出,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60-90%,已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同时,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

协会方面表示,餐饮业是抗疫期间重点民生行业,也是受疫情影响的重点行业。为响应疫情防控需要,广东餐饮业第一时间积极配合,关闭堂食,外卖成了餐饮业唯一的营收来源。但美团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此举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关于禁止排除竞争的相关规定,以及4月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关于支持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反垄断执法的公告》要求。

疫情期间,美团外卖依旧坚持采取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极大挑战了法律的威严和餐企的感情底线;

强烈呼吁美团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其他垄断条款,减免疫情期间广东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

美团外卖骑手在疫情期间确实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便利,但是人们在选择外卖时给骑手们支付了骑手费用。这个不能成为美团收取商家高额费用的理由,而且更加不能成为美团强制商家采用独家经营的理由。

不知道是谁给予美团这样敢于在疫情中采用这样垄断性的排他性权力?难道我国现在的法律还不能制止美团对商家的盘剥吗?我国的反垄断法难道不能限制美团的这种行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