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危险无所遁形,龙软科技能否逃脱煤矿行业下行周期?

上千吨炸药,精细爆破几十米厚的煤炭掩盖层,引爆间隔需要控制在百万分之一秒内,且爆破岩石需向指定方向抛掷。这是煤炭开采工业日复一日面临的挑战,在浑身煤黑底色的矿工看来,既危险又平常。

提到井下采煤,恶劣的作业环境、高强度的劳动和严峻的安全生产形势,是人们的刻板印象。而国内煤矿智能开采信息综合服务商龙软科技(688078),却可以帮助在地下几百米、甚至是几千米开采的挖煤工人化险为夷:其产品可以让煤层空间形态和属性由不可见变为局部可见,无限接近直至达到透明。

如今,龙软科技又瞄准智慧安监、应急救援等新领域,试图进一步拓宽业务版图。面对下游煤矿行业发展放缓,龙软科技能否借此攻城拔寨,获得新的增长点?

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8年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59.00%,我国能源富煤、缺油、少气特征,决定了在相当长时间内,煤炭依旧是我国最主要基础能源和重要原料,关系国家经济命脉和能源安全重要基础产业。

与世界其他主要产国家相比,我国井工矿地质构造复杂,开采难度大,灾害类型多、分布面广,多数矿井同时具有瓦斯、水、火、煤尘、顶板等灾害隐患,是世界各主要产煤国家中开采条件最复杂、灾害隐患最严重国家之一,重大安全生产事故时有发生。

龙软科技自主研发的煤矿GIS系列软件,实现了对地下空间信息进行动态、实时、集成、协同处理,有效满足了煤矿井下复杂地质条件下的信息化综合需求,使得矿山地图越来越丰富完善直至接近真实井下状态。

其地测空间信息系统技术和 LongruanGIS平台、一通三防等技术,解决了国外软件 AutoCAD 不适合处理空间信息、ArcGIS等地理信息系统不能有效解决煤矿空间信息动态修正等技术难题,并且逐步代替进口软件。

从地质勘探,到建井、掘进和回采,涉及采煤、掘进、机电、运输、通风等专业方向,需要将分散、孤立业务系统和数据资源整合到一个集成管理平台,并实现全业务流程空间信息共享、分布式协同处理和大数据分析。

为满足这一需求,龙软科技整合完善数字煤矿软件产品线,提供从GIS软件、MES到基于分布式协同一张图安全生产管理平台、透明化矿山管控平台等专业解决方案。因产品实用,龙软科技逐步打开市场,中国煤炭工业协会2018年中国煤炭企业50强中,有40家大型煤炭集团都使用龙软科技产品。

工业软件是智能制造的核心支撑。随着软件定义不断深化和《中国制造2025》深入实施,在相关政策红利下,龙软科技将迎来重要发展窗口期。根据智研咨询数据,2017年,我国工业软件市场规模超过1400亿元,同比增长11.94%,预计到2021年工业软件市场规模将达到2222亿元,年均复合增速为12.24%。

《能源技术革命创新行动计划(2016―2030年)》提出, 2030年我国要实现煤炭智能化开采,重点煤矿区基本实现工作面无人化,全国煤矿采煤机械化程度达到95%以上。实现煤矿信息化、智能化和少人或无人开采是大势所趋,龙软科技也因此受益可期。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至2019年1-6月间,龙软科技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始终高于其营业收入。也因此,龙软科技在IPO前曾多次被上交所问询。

龙软科技表示,这是由于此前煤炭行业形势持续低迷,客户实际回款晚于合同约定期限,造成其回款进度滞后于完工进度,形成大量应收账款。报告期内,龙软来源于煤炭行业主营收入占比77.55%、 80.13%、89.66%和 98.18%,可以看出,龙软科技收入主要来源于煤炭行业。

但下游行业并不乐观。受世界经济发展放缓、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能源转型加快推进等多种因素影响,近年来世界煤炭总体需求逐渐放缓。以美国为例,在2015年至2016年间,前四大煤炭生产商中破产了3家,排名第一的博地能源、排名第二的阿奇煤炭和排名第四的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相继倒下,申请破产保护进行重组。

在国内,在加快能源结构调整、实现洁净能源转型呼声日益高涨的大背景下,煤炭产量隐约显现周期性见顶迹象。随着煤炭产能历经2年多产能恢复和新产能投放之后,市场下行压力明显加大。

客户集中度高加剧了这种风险:2016年至2019年1-6月,龙软科技来自于前五大客户收入占各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最高至82.86%,最低也达到了57.82%,客户集中度较高。其中阳煤集团、陕煤集团对龙软科技业绩影响最大,2017年来源于阳煤集团收入占比达49.31%,而2019年1-6月,陕煤集团收入占比为52.95%。

下游行业下滑影响,必然直接导致上游企业在此期间经营情况欠佳、营业收入规模缩小,进入各显神通抢食市场阶段。尽管2016年度起,煤炭行业形势逐步步入稳定发展阶段,但可以看出,如果国家煤炭行业政策出现重大变动,或煤炭行业企业信息化需求放缓,龙软科技必将再次受挫。

还让人捏一把汗的是,龙软科技目前享受一定高新技术企业优惠所得税率等政策。报告期内,税收优惠占利润总额比例分别为66.72%、50.31%、48.84%和23.02%,税收优惠金额占利润总额比重较高,如果国家税收优惠政策发生变化,或者龙软科技不再具备享受相应税收优惠资质,龙软科技就可能面临因税收优惠取消或减少而降低盈利的风险。

受困于煤炭行业收缩,在过去几年里龙软科技资金吃紧。更高起点,意味着更大挑战,在资本加持下,龙软科技意欲进一步闯关煤矿智能化,通过进军智慧安监、应急救援等新领域,进一步完善业务版图来抵抗下游风险。

招股书显示,龙软科技此次拟募资2.55亿元,主要用于四处。包括投资矿山安全生产大数据云服务平台项目、基于LongRuan GIS智慧矿山物联网管控平台项目开发、基于时空智能应急救援综合指挥与逃生引导系统与装备,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可以看出,跨界是龙软科技未来的主旋律。不过,非煤炭行业业务跨界或许比想象要难。应急救援、智慧安监可说是两块巨头环伺的大肥肉,已经有海康威视(31.300, -1.58, -4.81%)(002415)、海能达(8.020, -0.16, -1.96%)(002583)、英飞拓(5.370, -0.19, -3.42%)(002528)等规模远大于龙软科技的公司在布局。此刻入场,无异于与虎谋皮。

从2016年到2019年1-6月,龙软科技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在10%左右上下徘徊,而研发投入最高才达到1,158.51万元。尽管投入比例上差强人意,但研发经费和业内其他巨头相比,还是杯水车薪,竞争难度可想而知。

除了无法持续投入高昂费用在研发上,由于龙软科技规模较小,盈利能力或许无法支撑龙软科技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完整销售服务网络。因人员投入不足、行业经验积累不足或导致跨行业开拓项目不力。

过去龙软科技就在谋求多元化转型且在经营上不断动刀。报告期内,龙软科技在智慧安监、应急救援系统产品实现收入1,587.66万元、1,712.63万元、862.51万元、78.82万元,不论营收金额,还是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都呈下降趋势。

龙软科技2019年1-8月该类产品新增订单金额756.39万元,较2016年、2017年同期有所下降,较2018年同期有所增长。可想而知,若龙软科技在该领域投入不足,或无法持续获得相应订单,可能存在竞争力不足、产品及服务收入下降风险。

在煤矿行业和强劲对手正面对决,也并非那么容易。煤矿安全第一股梅安森(10.570, -0.45, -4.08%)(300275.SZ),用同一技术链积极布局矿山、环保、市政等业务领域,其四大产品在政策强推下销量增长迅猛,2010年业绩增速达67%。天地科技(3.150, -0.12, -3.67%)(600582.SH)在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36.64亿元,净利润8.07亿元,双双实现同比增长,并且前三季研发投入5.44亿元来探索更多可能性。

在地理信息系统领域也是战况胶着。龙软科技接下来需要和全球第三大、亚洲最大地理信息系统(GIS)软件厂商超图软件(24.160, -1.08, -4.28%)(300036.SZ),在数字化城市综合管理领域市场占有率超过50%的数字政通(13.430, -0.22, -1.61%)(300075.SZ)分庭抗礼。

18岁的龙软科技,起步于煤矿产业草莽时代,通过自主研发的煤矿GIS系列软件,在业内迅速站稳脚跟。在顺风狂浪的煤炭智能化时代,倘若要减少下游市场变化所带来的不利影响,龙软科技需借新业务攻城拔寨。龙软科技以什么样的姿态杀回煤矿行业尚未可知,可以确定的是,这不会是一条坦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