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亚科技IPO 信息披露不一致 关联交易明显 主营业务涉诉

5月6日,无锡航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亚科技”)向上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拟在科创板募集资金人民币6.7亿元,主要用于航空发动机关键零部件产能扩大项目和公司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航亚科技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是两大类,一是航空发动机相关产品,二是骨骼植入锻件。从资金募集的方向看,就知道航亚科技更偏向于航空发动机产品的制造和研发。

在股权结构中,除实控人严奇外,既有航发集团这样的国内航空发动机领域大佬,也有伊犁苏新这样的地方国资委控股,甚至还出现两家上市公司的身影。

2013年1月,储文光、黄勤、齐向华三人共同出资设立航亚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8,000万元人民币。公司现任大股东严奇还未出现在公司的高管名单中。

2016年2月,航亚科技正式转制为股份公司,同年登陆新三板。在登陆新三板之后,航亚科技完成了三次定向增发,股本总额累计增加5,500万股,募集资金2.23亿。

2019年2月,公司的两位原始出资人储文光、齐向华 “因个人原因”辞任公司董事,并不再担任公司的其他职务。

2019年7月,航亚科技召开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等议案,为转板做准备。

两位原始股东作为公司的核心管理、财务和技术人员,不知在登陆科创板之前集体请辞只是因为“个人原因”,还是有其他的安排,我们暂时不得而知。但是管理层在转板前“剧震”对上市公司来说毕竟不是福音。

与此同时,公司在新三板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的前五大供应商中,有一家无锡市泛亚精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泛亚精工”),是公司第五大供应商,年采购占比为3.94%。

而在公司2020年公布的申报稿中,却将这个第五大供应商排除在外,进而换上一家陕西的公司。

航亚科技的解释,是自己2017年之前的业务,是通过无锡世贸通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向维斯伯·蒂锐(北京)金属材料有限公司进行采购。在2018年,双方业务进行规范,所以将无锡世贸通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的采购份额独立计算。

在航亚科技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有两家关联企业参与了公司上下游主营业务。除泛亚精工外,还有一家无锡安卡特工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卡特”)。

泛亚精工的股东沈稚辉,持有该公司30.10%的股权,是该公司的最终受益人。同时,沈稚辉直接持有泛亚精工7500000股股票,在自然人股东中持股比例排名第四,并担任公司监事一职。

安卡特的实控人邵燃,则是航亚科技的董事、副总经理,并担任公司唯一子公司航亚盘件的执行董事,是航亚科技的直接利益相关方。

看到这里,我们再回看前五大供应商的图片,朋友们就应该明白为什么要将泛亚精工从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前五大供应商的名单中剔除出去了。

按照一般上市公司的运营思路,这种关联交易模式应该尽早剔除,但航亚科技为什么不这么做?原因在于泛亚精工和航亚科技的利益,早在2016年就已经绑定,无法轻易分离。

从2016年9月开始,泛亚精工曾经连续三年为航亚科技提供担保,最高时曾经担保3000万元。对于刚刚起步的航亚科技来说,这无异于雪中送炭。

泛亚精工除是公司的供货商之外,已经参与公司的主要工序,包括航空发动机零部件粗加工、等离子喷涂等领域。2017年至2019年,泛亚精工连续五年进入航亚科技的前五位外协加工厂商名单中。

报告期内,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 91.29%、93.37%、90.77%。

2017 年度、2018 年度和 2019 年度,公司外销收入分别为 4,539.98 万元、9,719.24 万元和14,995.78 万元,占同期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46.66%、60.82%和 58.45%,主要销售区域包括欧洲、北美等。

2018年度,公司外销收入一度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为60.82%,同比增长14.16个百分点,主要是由于赛峰Leap发动机产量快速上升,增加了对公司航空发动机压气机叶片采购的订单量,使得公司叶片外销收入大幅增加。2017-2019年,法国赛峰集团对公司的营收贡献分别为37.73%,56.00%和49.60%,最近两年更是蝉联航亚科技客户榜单首位。

对此,航亚科技也十分坦诚地表示,2019年度,以赛峰、GE航空为主的叶片外销业务保持稳步增长,但同时公司与中国航发商发、中国航发集团下属其他科研院所工厂合作进一步加强,发动机转动件及结构件业务收入快速上升,内外销比例与2018年相比总体保持稳定。

2019年,赛峰和GE向航亚科技采购的金额已经占公司当年营收比例的54.88%。虽然航亚科技在是我国在航空发动机技术方面实现自主可控走在前列的企业,但是如此严重的依赖赛峰与GE的订单,是否会给公司的未来营收创造巨大的不确定性?

2017年至2019年,公司的医疗骨科锻件收入分别为831.73万,1360万,2756.42万元,占公司营收比例分别为8.55%,8.51%及10.74%。

航亚科技自己也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公司医疗骨科锻件产品主要为骨科植入锻件。客户将公司产品进一步加工后,最终形成能植入于人体的髋关节和膝关节类产品。医疗骨科关节产品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较低。报告期内,公司不断开发产品和大力拓展客户,该类收入取得快速增长,2018年度和2019年度增长率分别为63.51%、102.68%。”

这场官司的原告,常州市迈迪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其主营业务正是医疗器械的研发、制造、销售(涉及二类、三类医疗器械的生产项目的凭许可证经营);医疗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机械零部件的制造、销售;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但国家限定企业经营或禁止进出口的商品及技术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