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衫褴褛(Boro)是最高级的时尚

Boro又称为褴褛, 是日本从江户到昭和早期(17世纪 - 19世纪初)的农民所穿的服装。源自日本青森县的民间工艺。

当时由于地域因素,物资匮乏,青森县一棉难求,甚至一整件棉衣的制作都难以担负,在物资有限的情况下,农民开始利用市场的棉布碎条,逐一拼缝到衣服上,这种拼缝而成的服饰,耐穿耐磨,可不停修补,免于浪费,又能代代传承。对于古人而言,成为家族的重要资产,因此具有独一无二的历史价值,饱含珍贵的人情味。

在物资匮乏的封建时代,大多数农民买不起奢华的丝绸以及贵族服饰。衣服是用便宜的旧碎布料制成,这些衣服集合了贫苦农民的智慧,比起上层阶级浮华动人的服饰,亦不失独特的韵味。

Boro艺术一直在影响当代服饰潮流,复古、本原、真实的时尚元素引起全世界艺术家的广泛关注。破烂的碎布成为最高级的奢华。多个色块的编制拼凑,工艺上需要精工细作,成品服饰显旧,弥漫着时光的气息。

在早年的设计师生涯中,他看惯了潮流的快速变换,目睹服饰变得庸俗,品质下降,之后创立了VISVIM, 他一直探索的充满真实原创性的品牌。

丹宁布、蓝染、旧式工装元素的融合,带来VISVIM复古感高质量服装,在日本传统工艺加持下,古早味甚浓。

他在采访中说:“当我创立Visvim的时候,我希望能够制造一些人们能够保留很久的,充满质感的产品。”

这种美丽不同于任何外在的东西——那些浮于表面的装饰。随着时间的推移,任何由内而外的部分都会变得更加美妙。而这,就是我想要为人们带来的。——中村世纪

那些看上去无比做作的东西——嬉皮士民谣、旧式的音乐还有宽厚敞亮的老旧建筑——成为中村世纪观察世界的根本方式,也是侘寂(Wabi-sabi)理念(禅宗的一种审美理念,以残缺为美)的最佳体现。

少年时他便热衷在杂货铺挑拣二战的剩余物资,比如1950年代的牛仔工装和僧侣们的外衣。

“我总希望创作出与那些深深吸引我的老旧事物一样的、有着强大力量的作品。”中村世纪

这种理念本身传递着日式哲学,一些手艺人毕生磨练技能,不断完善技艺的过程,追求的不仅是结果本身,而是不断塑造生命广度的过程。

Boro作为新的时尚元素,带着传统的气息,融入着各大时尚品牌的设计中,古老的形式历久弥新。

比起时下流行的极简风,Boro代表着繁琐,重复,重手工,重细节,重个性。但这种繁琐并不是多余,不同于巴洛克当年席卷全世界的甜腻风格,Boro精工细作之下,朴实而又耐人品味。

城市化的加速,朝九晚五的上班族,难以感受到朴实的自然气息,正装之下是普遍焦虑的情绪。

Boro这种利用旧物材料制作而成,有着老旧残缺事物的侘寂美感,在快节奏的生活状态下,似乎反潮流而生,精工细作里裹挟着自然、朴实、慵懒、放松的气息,看似平淡,但具有强烈的舒适感,且永不过时,随着时间的拉长,会变得越来越有个人的气息味道,会真正成为属于自己内在的一部分,可长久的陪伴下去,让其他物品黯然失色。

面临着过度饱和快时尚盛行的当代社会,设计风格千篇一律,浮躁的风格只为视觉而生,难以挖掘到深厚的气质,个性内涵被平庸的设计所湮没,Boro唤醒大众对古老工艺和智慧的追溯,又深具独一无二的气息,由服装蔓延到生活的各个设计领域中,诠释着最高级的时尚,这样的设计本身,已胜千言万语。

“我认为真正的时装应该是没有时间限制的,不会“过时”或者“入时”,但随着穿着的时间会越来越贴合个人的气质,看上去很舒服那种。”

回归到事物真实本原的状态,回归自然朴实的诗性,保留珍贵的人情味,显现时光磨砺的痕迹,在时光的打磨中依然能够焕发生机,看惯了百般浮华,这是设计的归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