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头条现场:事无巨细背后的技术支持

在中国人员流动最密集的春节期间,一个公共卫生事件突然发生,成为一场看不见的“战役”。在其中,如何应对、如何协调、如何处理,政府、企业、公益慈善组织等都有些经验不足。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又与2003年的“非典”时期有所不同,其中之一,就是多了从2008年——中国公益元年起不断壮大的公益慈善力量。公益慈善力量面对应急状态,应该怎样表现?怎样提高专业能力?

浙江省在此次疫情防控中,从政府的应对能力,企业的责任感,到公益慈善组织的行动,都获得了社会的好评。不管是官方背景的红十字会、慈善总会,还是基金会,以及各地的社会组织、志愿服务,还有关注浙江公益慈善事业发展的专家学者们,都发挥着各自的力量。

下城区文晖街道胜利社区有12名社工,年初三开始,在每个不同阶段,他们都要给1300多位居民打电话了解情况;

因为物业的工作人员春节放假回家了,社工们和30多位志愿者要承担起每天的门岗、机动工作;

社区志愿服务必然是实实在在扎根社区的,但在“扎根”的背后,有一套互联网管理系统的支持,使得志愿服务更高效有序。

2月初的一天,胜利社区社工戴光辉正在门岗为进出的居民测体温,短信提示音响了,原来是一户正在隔离观察的家庭需要买药。这条短信是从志愿汇的“青点”志愿服务对接平台发出的。戴光辉进入短信后的链接,点击响应,后台的工作人员就知道这个任务有人“接单”了。

很快,戴光辉戴好口罩,找到了这户人家。这是从温州返杭的一家三口,当时已经隔离观察四五天了。家里有个五六岁大的男孩,被牙疼“折磨”,没办法正常吃饭了,爸爸妈妈也很焦虑,不得不向社区求助,请他们帮忙买消炎药。

戴光辉细心地问清楚了孩子的过往病史、过敏史,然后向社区卫生院预约了医生,开了相应的消炎药,再去下城区中医院配药。

戴光辉说,说“不怕”肯定是假的。年前他自己病了一周,本来医生要他年后再去复查,后来疫情来了,他也没敢去医院;没想到,为了隔离观察中的居民,他“鼓起了勇气”。

这只是社区防疫工作中的一瞬间,说起来只有寥寥数语,似乎很快解决了,但戴光辉说,要是放在以前,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社工和志愿者都分散在不同的地方,后台工作人员也不知道谁方便完成任务,就需要给每个人打电话询问,耗费不少时间。现在,只需要登陆“青点”,输入需求,选择对志愿者的技能要求等信息,发布“街道响应(常态化志愿服务需求)”,街道内符合标准的志愿者就会收到需求短信。

2019年4月,这个被称为“滴滴”版志愿服务平台的“青点”志愿服务对接平台在下城区开始投入使用。2019年8月28日,建国北路路面塌陷突发事件中,下城团区委第一时间启动“青点”,根据现场情况和实际需求,向有心理疏导和救援经验的志愿者发出“求助”,志愿者们火速赶往现场开展应急服务。

今年3月,“青点”结合杭州健康码、下城区的1Call平台,升级成志愿服务“青小二”平台,升级的目的有两个:更精准,更有保障。

志愿汇的工作人员给我演示了“青小二”平台,除了延续“青点”的“街道响应”,还增加了“就近响应(应急类志愿服务需求)”和定位信息。

截至3月9日,志愿汇平台上,浙江省有超过13万人参与防疫志愿服务,累计签到1422824人次,累计志愿服务信用时数6168532.67小时。这个数据远远小于实际——

2月28日的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省文明办主任卢春中介绍,据不完全统计,全省有280余万名志愿者参与疫情防控志愿服务。

和许多社区志愿服务情况类似,在文晖街道,有着一大批的老年志愿者。尽管“青小二”的操作并不复杂,但对于老年志愿者来说,仍然不太习惯。

另一个“青小二”还无法覆盖的群体是外籍居民。文晖街道辖区内现有外籍人士200余人,准备复工的他们在“健康码”上遇到了问题。现代城社区团委书记郑博瀚说,因为语言交流障碍,工作人员没办法讲清楚什么是健康码、怎么申请,只能干着急。通过志愿汇平台,这个需求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志愿者。后来,现代城社区书记邵莉静通过微信再次发布这个需求,才被一个跨国家庭看到,来自德国的Mike帮忙录制了外籍人士申领“健康码”实操视频。

苍南县壹加壹公益联合会负责人张炳钩则遇到了另一种情况:因为疫情来得突然,社会组织行动得也突然,没有顾上到互联网平台发起项目,志愿者们也没来得及报名、签到。

“针对这些情况,都有‘补充’方法,比如老年志愿者可以刷市民卡打卡,后台是与志愿汇连通的。”志愿汇工作人员说,针对抗疫中未能及时签到的情况,他们已经开通补录通道。

张炳钩说,壹加壹100多个队员在防疫一线卡点和隔离点服务,他始终都悬着一颗心:“担心他们的身体吃不消。”

在疫情防控中,已经有志愿者不幸离世。呼和浩特市武川县一名志愿者徐某从大年初四开始,每天坚守在一线。2月19日那天,他花了一整天到各个防控点送捐赠物资。第二天上午8:30,徐某突发心脏病,倒在疫情防控志愿服务的帐篷里,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年仅45岁。

为注册志愿者免费提供意外险,是志愿汇平台的日常操作。全体志愿者只要通过平台参与志愿服务活动,均能得到人身意外保险保障。徐某去世后的第三天,保险公司完成了10万元的保险金赔付。

疫情发生后,志愿汇平台上的志愿者额外获得由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团中央青年志愿者行动指导中心和华夏保险联合提供的“青年志愿者专项守护行动”——全国疫情防控志愿者专项赠险。

2月初,浙江团省委、省文明办、省民政厅、省志愿者协会联合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通过志愿汇平台为全省6万名一线防疫志愿者提供专项保险。

在疫情防控期间,我们也发现许多卡点的志愿服务仍然很传统:手写登记、电话联系、没有充分的培训、志愿者自身得不到保障。

从志愿汇的案例中可以看到,“互联网+公益”在这场疫情中,可以发挥了更大的作用,不仅限于线上筹款的便捷,更可以运用到人员和项目管理、应急响应、线上培训、志愿者保障等方面。

“非接触”。志愿汇平台开辟的“防疫知识大作战”专区,用《疫情防控应急志愿服务心里疏导》、《专业视角下的疫情防控志愿服务》、《志愿汇基础操作培训》三方面标准化的培训,为志愿者做好个人防护工作,科学开展防疫类志愿服务活动提供帮助,全国累计10万人次参加了培训,尤其是在疫情最为严峻的湖北省,减少了线下聚集的情况。

整合信息。“青小二”平台整合杭州健康码后,后台每五分钟抓取志愿者健康情况,动态更新,一旦已报名或在服务的志愿者健康码变成黄码或红码,就会向活动发布者发出警示。

未来,互联网可以从哪些方面切入,让志愿服务、公益行动更有专业、更智慧、更有效率?欢迎给快公益留言发表你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