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虐我千万遍,我视教育如初恋

我出生于贫苦的家庭,地地道道的八代贫农!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象其他广大农民一样重男轻女!我四个姐姐,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受到父母格外的宠爱!所谓的“宠爱”,无非有好吃的,多给一点。由于家庭贫穷,我从小也是穿着姐姐们的“二退子”(退下来的衣服)度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并没有养成“少爷”的作风,也没有那个条件和本钱,相反从小我很懂事,学习既勤奋又刻苦,我那时就懂得,只有通过求学才是唯一的“跃农门”的机会。我目睹在农村生活的艰辛,特别是我家“”门房”小,我又是兄弟一人,极易受村里人的讹!上学可能是我唯一的出路,所以对知识的渴求和对现实的清醒认识,使我懂得了教育在农村的份量!

果然我是我们五兄妹中唯一考上大学的人,这并不是父母的偏心,而是四位姐姐可能不如我聪明吧,反正她们都是自动退学的。虽然母亲大字不识,但是她对上学还是有独特的见解的!四位姐姐退学的时候,母亲是极力反对的,甚至用棍子逼她们去念书。姐姐们死活不去。她们自己说:“学不会”!这倒是实话,在那个时代能考上大学的,真是凤毛麟角!

所以我是我们家学历最高,也是最懂教育的人了!也就是这个所谓的懂教育,我深深地受到了伤害,当然这是后话!

大学毕业后娶了位当教师的妻子,成了家,住在妻单位分在一间房子里,后来又在前面盖了一间小小的厨房。妻比较贤惠,其家境更是不好,结婚后岳父无力供其小儿子上学,硬是把他塞给了我们一分钱不出。学费,生活费零花钱,我们全额照单付款,还时不时实力救济岳父母!那时我们工资一个月才300来元!

岳父属农村那种不务正业,喜欢赌钱的人!尽管如此,我和妻子供内弟至高中毕业。可是内弟“不争气”,扩招也没能考上大学!无奈,他只有打工去了,岳父和内弟并没有领情,觉得我们没有尽力教育,否则两位大学生怎么就教不出一个来?这是教育第一次虐了我。如此看来,情感教育相当重要啊!妻弟走后,紧接着大姐的两位女儿又“光临”了我家,接连不断,我的几个姐姐家的孩子,九位有八位跟我和妻一起上学!吃住在我家,最多的时候有六位孩子同时跟我上学,我是家里的大厨,负责他们的饮食!

既然人家把孩子交给你了,是对你的信任,我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他们。每天三顿饭,我们在一桌吃,由于人多挤,我则是一边做饭一边吃,几年来我是最后吃饭的那位妻也的确贤惠,没有一句怨言,负责洗刷工作,为他们洗衣服,我们家阳台每逢周末总是挂满了衣服!妻无怨无悔的为他们当保姆!不仅如此,我还要负责他们的学习和思想成长,最令人头痛不已的事是不同家的孩子难免会闹点矛盾,我作为舅舅在负责协调。可是“清官难断家务事”,无论我怎样处理,总会引起一方的不满,甚至双方的不满!最终的结果是双方,告诉到各自父母那儿,说舅舅偏心!姐姐那儿还好交代,但是姐夫们趁机在孩子面前搬弄起我的是非来。弄得外甥外、甥女们视我为“敌人”。

至今仍有外甥外甥女们不理我,这令我伤心不已!不为人所理解是一种痛,特别是我一心为他们的前途着想,尽自己所能教育他们。接二连三地教育虐了我无数遍!可是我仍视教育如初恋。苍天有眼,我的付出取得了令人骄人的教育成绩,八名外甥外甥女本科以上六人。这期间我为此付出了多少青春啊!结婚18年来我家没间断有亲戚家的孩子跟我上学!

也许有人说你是不是收了人家钱了?要不我们都做不到的事,你就能做到?收了的确收了我每人每年收1500元,包括学费。你说我能赚多少?对教育的执着,对教育下一代的责任感,是我能坚持到今天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