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动“新基建” 银行加大金融科技投入

又到上市银行年报发布季,“金融科技”这一热词再度刷屏。以国有行为例, 6家银行2019年金融科技投入超700亿元,其中建行2019年金融科技的投入金额最大,达176.3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新基建”中的一些领域,如5G技术、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技术在金融领域已得到了较为普遍的应用,也是商业银行金融科技的重要方向。某银行业分析人士表示,作为一个高度信息化的产业,银行对科技有较高的依赖度,未来银行将更加倚重科技的力量,成为科技银行是时代趋势。

从银行发布的年报及2020年展望来看,各家银行均强调了在金融科技方面的投入。例如,招行行长田惠宇提出“打造金融科技银行”;工行发布了智慧银行生态系统,从生态、场景、架构、技术、体制等多端发力,促进科技与金融的深度融合,开启了“智慧银行”建设的新篇章,同时还建立了国内首家金融体验中心。

从数据上看,银行加大了在金融科技的投入。以六大国有行为例,工商银行2019年金融科技投入163.74亿元,约占营业收入的1.91%;建设银行披露2019年金融科技投入为176.33亿元,占营业收入的2.50%;中国银行2019年信息科技投入116.54亿元,占全部营业收入的2.12%;农业银行2019年信息科技资金投入总额127.9 亿元,占营业收入的2.04%;交通银行2019年金融科技投入超过5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2.57%;邮储银行2019年信息科技投入81.8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2.96%。

除此之外,银行不断完善科技板块组织架构并做相应调整。其中,中国银行组建了个人数字金融部,下设数字化平台中心和私人银行中心,全面升级个人金融业务发展模式;基本建成数字化渠道运营体系和数字化风控体系。

交通银行副行长郭莽在该行2019年业绩发布会上提到,该行将在推动IT架构转型、加强组织保障、落地自主安全可控、深化数据治理等方面重点着力,让金融科技从支撑发展真正走向引领发展。同时,交行还配套推出了金融科技万人计划、FinTech管培生、存量人才赋能转型三大工程,为金融科技布局做强人才支撑。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会点名推进“新基建”建设,会议明确提出要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商业银行此前已加大了在5G网络、数据中心等领域的探索和应用。

具体来看,部分银行试运行了5G智慧银行网点,通过5G网络的布设,结合生物识别、智能配送、物联网等新技术,探索智能、智慧网店的应用;在数据中心领域,大数据相关的数据挖掘和创新探索成银行数字化转型的关键,体现在获客、提高风控能力等方面。

近年来,银行一直在加码金融科技,并将其视为银行转型的重要战略。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黄大智向记者分析,从外部影响看,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使金融业务出现了全新的商业模式,而金融业的全面开放又使得传统金融面临互联网巨头和科技巨头的全面冲击,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智慧银行等新兴技术与金融业务的结合深刻地改变了消费者、投资者的行为,也加速重构银行经营发展模式和市场竞争格局。在这种外部的冲击下,银行不得不也必须进行科技战略的转型。

除了外部环境的驱动外,银行自身业务的转型也离不开金融科技。据麦肯锡此前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中国银行业以往的金融模式主要是规模驱动,如今步入关键变革期,风险管理能力将成为新的竞争力。据麦肯锡测算,数字化风控可通过提升信贷管理效率、降低信贷与合规损失,帮助银行节省20%至30%的风险运营成本。

该报告认为银行应从两个方面入手应对挑战:一是要主动适应宏观经济环境,打造专业化、精细化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综合运用数字化、智能化系统和工具,有效控制风险化解不良;二是要快速建立与新业务匹配的风险管理能力,如针对小微、零售消费金融和信用卡等高收益信贷业务的专业化客户识别与评级能力。

不过,受限于资金,中小银行在金融科技方面的投入逊色于大行。那么,中小银行将如何参与金融科技?

资深金融科技领域专家李林鸿建议:“中小银行受限于区位、资金及人才等因素,在金融科技发展浪潮中面临诸多短板,后发劣势明显,但这并不代表中小银行无所作为。中小银行可以把握开放银行的机遇,与互联网巨头、科技巨头等跨界合作,例如疫情期间,某城商行与某互联网巨头合作,利用手机银行等平台,提供零接触式的线上购买蔬菜等生活必需品。”

“对于中小行来说,还是得利用自身区域市场的优势(因为目前互联网巨头对三四线城市的渗透还不够深入),和互联网巨头在区域市场的红利挖掘中合作;此外,中小银行可与同业合作,比如银行系的金融科技子公司。”李林鸿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