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抗疫日志|关于华人做公益被拘查的再调查

华舆讯 据欧时大参报道 前天在多个微信朋友圈看到大家转发的法国电视一台报道旅法华侨华人为法国捐口罩的新闻,这让4月5日两位社团侨领无偿分发国内捐助口罩给旅法华侨华人被警方查抄、并被《巴黎人报》歪曲报道窝了一肚子火的旅法华侨华人稍稍心安。

法国电视一台作为法国最具影响力的电视台,在这个近3分钟的新闻中通过两位记者玛丽娜·布罗萨尔(Marine BROSSART)和克雷芒·比晏(Clément BIEN)的报道,以及采访巴黎北郊欧拜赫维利埃市(Aubervilliers)议员田玲及巴黎大区议员卡琳娜·弗朗克莱(Karine FRANCLET)、药房药剂师、中国公司等,讲述了法国华人社会通过他们的关系,积极为社区和国家医疗机构等捐助口罩的事情。

一些华人为药房送口罩,药剂师对记者表示:“这些口罩就像黄金一样珍贵,现在是一种真正的稀有商品。报道提到了购买欧塞尔足球俱乐部(Auxerre)的中国公司向该行政大区医院交付了数万个口罩、病毒检测盒和防护服。凭着他们对中国熟悉的优势,他们全力以赴,已经成功在全法范围内进口了数十吨医疗物资。报道还提到一家叫“PENG FEI”的医药销售公司,正全力以赴为法国购买和运送口罩。报道还采访了法国北方华人协会会长潘翔旗下的一家医疗用品进出口公司负责人鹏飞,该公司正全力以赴为法国购买和运送口罩。

记者表示:由于整个地球现在都在觊觎这些物资,所以进口这些医护产品时必须处处小心,紧紧跟踪订单,而“PENG FEI”公司正是这样做的。弗朗克莱是欧拜赫维利埃市选出的大区议员,她对欧市的华人非常熟悉,她表示:“在欧拜赫维利埃市,华人社区力量很强大,他们非常慷慨地捐赠口罩。最重要的是,他们对进出口方面具有熟练的专业技能和人脉。口罩危机涉及全世界,采购口罩非常复杂,如果没有法国华人的动员,我认为那将是不可能的。”

我查了一下资料,报道提到的欧塞尔足球俱乐部(AJ Auxerre)是位于法国中部勃艮第的市镇欧塞尔的足球俱乐部,于1905年成立,主场是在约讷河畔可容纳23467人的阿贝·德尚球场,参加现在法国足球乙级联赛比赛。2016年10月20日,中国企业奥瑞金包装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控制的下属公司奥瑞泰体育有限公司完成支付收购法国欧塞尔足球俱乐部59.95%股权的收购价款700万欧元,并完成相关股份转让及股东登记手续。奥瑞泰体育有限公司现持有法国欧塞尔足球俱乐部59.95%股份。

而我多次报道过的法国北方华人协会会长、GROUPE PHK公司总裁潘翔,这段时间一直在中国为巴黎大区采购口罩。在以前捐赠的基础上,还将以公司名义向法国捐赠50万只口罩,同时帮助巴黎大区议会采购了600万只口罩,这批货刚刚到达法国。现在像这样的中国公司有一大摞,他们都在为中法、国际抗疫添砖加瓦。

4月5日,3名在法华人社团负责人因向侨民分发抗疫口罩遭法国警方以“非法持有和有偿销售国家征用口罩”为由拘押和询问,引发旅法社团的不满和恐慌。大家都有个疑惑:做慈善还要被拘留,这是新冠病毒已经侵入到这个社会的肌体了吗?给法国社会的捐赠还要不要继续?这3人,有一人当晚释放,另有两人被羁押24小时。

这两个人我非常熟悉,一位是法国华侨华人会主席任俐敏,一位是法国浙江同乡会会长高敏铿。任俐敏还是这次社团组织的“法国侨界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负责人,高敏铿也是指挥部成员之一。疫情发生以来,一方面组织、指导华侨华人防疫抗疫,一方面组织向中国和法国当地进行捐赠。特别是法国疫情爆发后,指挥部早早发出呼吁,号召此间同胞向法国医疗机构捐助医疗物资,共克时艰。在两人被羁押之前,已经向法国医院、警察局、养老院、政府等机构捐赠多批物资。对此,《欧洲时报》曾发表社论《铁肩担道义,同舟济两乡》指出:“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在祖(籍)国有难之际,海外华侨华人血浓于水、驰援第一故乡,他们把这看作本分;当住在国有难之时,他们秉持义高于利之精神、真情奉献给“第二故乡”,把这看作责任。共安乐时,他们是两端的桥梁与纽带,共忧患时,他们是“双亲”的孝子与安慰。

侨领们分发的物资,4月2日我就在朋友圈看到过。当时,法国华侨华人会在各个温州籍社团群发布了“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捐赠的首批赈灾物资到达的消息,要求各温州籍社团有需要的到法国华侨华人会领取,并分发给需要的侨胞。同时,将部分捐赠给当地相关部门。这批物资共计80箱,160000只外科口罩。外科口罩并非法国国家征用物资,法国此前发的政令是FFP2(N95)以上的防喷溅的医用口罩由法国征用。根据分发要求,法国浙江同乡会会长高敏铿领走4000只进行分发。

高敏铿是旅法华社中的少壮派,在法国长大,2011年加入协会,2017年当选为会长,法语在旅法侨领中是比较优秀的,平时做生意也是与法国人打交道多。因为我在休假,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我要求我们值班记者跟进后,就没有具体再去采访,但是一直关注事态发展。在后来看了几家的报道后,除了国内媒体报道出现的一些采访不扎实留下的硬伤外,一个疑问始终在我脑海中无法消除,难道高敏铿的法语不能够清楚和警方说明自己这是做公益事业吗?

4月9日,我打电话给高敏铿,视频采访了一下事情的具体经过。高敏铿告诉我,不是说不清,而是上门警察根本没给机会说,进屋就搜查,然后连人戴口罩就被带走了。

事情经过大概是这样:5日上午,有一个副会长打电话说,需要400只口罩捐给当地政府和自用,这位副会长便开车到巴黎16区高敏铿处取走400只口罩。这位副会长出门不久在路上遇到警察查出行证,询问出行理由,发现了车上的口罩。警察就问,这些口罩哪来的。副会长告诉他们,是从会长那里取来无偿捐赠给政府和个人的。警方不信,说他是买卖口罩。随即就让副会长带着找到了高敏铿处。警察一进门,就说你在买卖口罩,违法。高敏铿当时就懵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告诉他们是捐赠的。警察不听解释,不由分说就将他连同查出来的口罩带到了警局。

在警局,警察问口罩是哪里来的。高敏铿这才有机会向警方解释口罩的来源。警察听到解释后,不是马上释放高敏铿,而是来到了法国华侨华人会会址,查抄了还没有发放完和准备捐赠的口罩,并将主席任俐敏带走询问。任俐敏非常愤怒的是,反复向他们解释这是公益捐赠的,是无偿发给侨民和捐赠给相关机构的,可是警察并不听他们解释,说需要调查。有态度好的警察解释说,现在是非常时期,政令朝令夕改,我们也弄不清楚,我们是照章办事。有什么话,留到法庭上说吧。也有的警察说,你们是协会无权接收捐赠物品,接收捐赠物品的只能是医疗机构、慈善机构和红十字会。最后,警方在其签署的口罩来源和发放情况说明上打了个问号,在24小时后,将两人释放回家。要求他们9月出庭聆讯。法国浙江同乡会的副会长已于5日傍晚被释放。

高敏铿表示,其协会聘请的律师和中国驻法使馆邀请的律师都对这个事件进行了跟进。他同时提醒大家,做好事也一定要准备好手续和相关文件,不然费力不讨好,还要惹一身骚。

这批物资已经有多家侨团将其转赠当地政府和医院、警察局等机构。中法商务企业合作协会会长陈世明在领取2000只口罩后,第二天就将其转赠法国国民议会,法国国民议会前议长博纳尔代表国民议会接受了捐赠。

7日,还发生了由3位全法中国学联的负责同学因协助中国驻法国使馆发送留学生“健康包”而被警方扣押的事件。

4月2日,中国驻法国使馆举办了“万里送真情,祖国在身边”留法学子“健康包”发放仪式,为疫情期间广大在法留学人员送去祖国的真情和温暖。卢沙野大使出席“健康包”发放仪式,现场向来自巴黎八大、巴黎行政管理学院、巴黎音乐学院以及巴黎政治学院等留学生代表发放“健康包”。为了在禁足期间,让留法学子尽快领到“健康包”,全法中国学联和各地分学联组织学联成员和骨干,为大家分发,以避免所有人都需要出门的风险。有些住在学生公寓的同学主动站出来,为整栋公寓的中国学生跑上跑下。有的人为整个片区的留学生领取,再通过邮局等进行分发。

没想到这个帮助中国留学生安心留在法国协力抗疫的暖心事件遇到了这样的梗。好在中国驻法使馆在接到求助电话后立即派员前往警局交涉。3位学生于当天下午被释放,“健康包”被退还。同样的事件也发生在了92省的阿斯涅尔市(Asnières-sur-Seine),3名女留学生在使馆领取“健康包”到达该市车站时,被警方带走,后经向中国驻法使馆证实后,将学生无罪释放,并返还“健康包”。南特尔警方的解释是:这些抗疫物品来源正当,并非非法买卖,所以不违法。

但是6日,《巴黎人报》还是以华人非法买卖口罩为由报道了事情经过,引起华侨华人众怒。8日,中国驻法使馆发言人就在法侨团负责人和留学生被法国警方扣押事件表态。发言人指出,两位负责人系应浙江省“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要求,协助向急需防疫物资的旅法中国同胞免费分发口罩的,其中一部分还捐给了法国医院、警察局等一线抗疫机构。需要强调的是,这批口罩是经合法渠道入境的,法国政府不禁止民众佩戴口罩,两位负责人从事的是公益而非商业活动,没有违反法国有关法律规定。“我们已就上述事件向法国政府有关部门表达关切,并希望类似事件不再发生。中国驻法国使馆将一如既往全力维护在法中国同胞的合法权益。”使馆发言人表示。法国也有很多媒体转发了中国驻法使馆发言人的声明。

9日,法国华人律师协会会长、伯尚律师事务所林亚松律师前往巴黎法院就口罩被扣押的法律事务前去咨询。林亚松也是两位侨领被拘押事件的辩护律师。

他告诉我,巴黎高等法院有一大批被司法机关起诉的法国企业和药房,都是涉嫌非法出售国家征用医疗物品而被起诉。应该说司法机关没有专门针对我们华侨华人的意思。他还表示,两侨领事件发生后,他向法国卫生部发信咨询,收到卫生部的邮件明确回复:从3月20开始,企业有权进口口罩。企业进口一个季度500万个以下的口罩不需要任何备案。他还向卫生部咨询了一下4个问题:第一、3月20号以后进口的口罩是否可以用于商业销售;第二、如果可以商业销售,可以向谁销售;第三、过滤型口罩、医用外科手术口罩和一般的非医用的口罩是否有区别;第四 、协会、其他团体是否和企业一样对待。现在卫生部答复了第四个问题,即企业和协会都可以进口,每季度5百万个以下没有任何备案要求,但是质量要合格。他提醒无偿分发抗疫捐助物资或者发动捐赠的广大华侨华人和社团,在此期间,各个协会会长在使馆帮助下从事的义务的、免费的分发口罩的行动需要注意,要准备好法语版本的说明书,说明大家的义工善举;如果碰到截查,要能够清楚的说明口罩的来源、证明口罩的合法来源;大家登记好免费分发给各个会员的名单,碰到截查,能够证明,做到以防万一。林亚松表示,现在争取尽早结束这个案子。法国控方认为华人是非法持有和有偿销售国家征用的口罩。但事实是,我们的口罩不在国家征用范围之内,而且是无偿捐赠,这方面手续齐全。

面对新冠状病毒感染在法国蔓延、口罩匮乏的现状,法国政府3月13日出台政令,征用个人和企业库存口罩用于医疗战线抗疫。签于此政令在实际操作中的实际问题,3月20日政府公布了修改令,除法定四大供应商外,修改的政令允许从企业法人国外采购,分发给其员工使用。但是每季度不能超过500万个口罩。3月27日,又进一步对进口口罩的质量标准进行了规定。但是政令没有规定口罩是不是可以用来个人抗疫。根据法无禁令皆可行的常规,法国华人协会接受用于指定群体和机构的捐赠物资应该都不违法。

法国确实目前对口罩的管理到了让人看不懂的地步。近日阿摩尔滨海省(Ctes-d’Armor)圣盖白罗市(Saint-Quay-Perros)的一家公司从中国购买2000只口罩,其中150个提供给了巴黎大区的警察,剩下的经圣盖白罗市市长联系,以成本价出售给需要的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本以为是为抗疫做了贡献,没想到遭到警方调查,4月1日,宪兵来到这家公司,将剩余的850只口罩收缴,并将公司老板起诉。

法国孔泰大区最近也发控诉说,4月6日,自己从中国订购的数百万个口罩一到法国机场就被国家征用。普阿蓝大区的罗讷河口(Bouches-du-Rhne)省也遇到同样的问题,把政府的这一做法认定为“丑闻”。这事情在法国闹得沸沸扬扬。后来经孔泰大区的抗争,11日,有100万口罩被运往孔泰大区,总算稍稍平息了一下愤怒。

法国政府一直强调,法国防疫抗疫的每一步都是凭着专家的研判做出的科学的决定,不管法国民众相信不相信,反正是法国的地方政府是信了。这不,法国国立医学科学院提出所有人都应戴口罩,法国各地许多城镇便自发行动起来,下令居民出门必须戴口罩。如尼斯、戛纳,巴黎南郊的索城(Sceaux)等,都陆续宣布强制戴口罩,以控制疫情扩散。巴黎市长伊达尔戈也表示希望全民普及戴口罩。可没想到,才过没几天,9日,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内就对各地市镇长下令要求民众戴口罩的做法非常不满,要求各地省长通知这些市镇长撤回对居民发出的“口罩令”。卡斯塔内说:“这(收回口罩令)符合居家隔离措施的要求,因为(让大家必须戴口罩)等于暗示民众可以出门。此外这里也涉及地区间的平等问题,有的城镇有能力给居民提供口罩,有的地区没有这个能力。”他也再次提到戴口罩的必要性和有效性“没有医学上的证明”。现在,真不知道该听谁的了。

法国媒体也不是对华人的捐赠和贡献熟视无睹。除了法国电视一台的报道外,法国国家电视台也多次报道华侨华人捐赠医疗物资。就是上面提到的歪曲报道两侨领被拘事件的《巴黎人报》,也曾多次报道了由40多位法国华商组成的“共同抗疫委员会”向巴黎大区捐赠医疗物品、巴黎13区法国潮州会馆等组织的向法国捐口罩以及侨领胡宗源家族企业法国3D贸易公司向医疗机构捐赠10万口罩等正能量的消息。

法国国家电视台3台报道了法国东部洛林大区华人协会向当地捐赠136000口罩等医疗物资的消息。法国新闻电视台、法兰西电台也多次报道华人捐赠。

巴黎大区主席佩克雷斯专门为法国华商共同抗疫委员会对大巴黎地区的捐赠写了感谢信。巴黎北部警察总局局长巴皮诺(Jean-Franois PAPINEAU)致信法国北方华人协会感谢他们的捐赠。正像《欧洲时报》社论所说:“此次新冠疫情先后肆虐中国与欧洲,对于他们,如同两场殚精竭虑、各尽所能的大考,可以说他们对两边,都交出了道德、伦理、智慧与家国情怀的圆满答卷。”

法国抗疫的路还很长。11日,法国调整了确诊数字,使法国的确证人数在持续几天10万+后,又回落到10万之内,报93790例。新增死亡643例(医院353例,养老院290例),达13832例。由于法国特殊的检疫策略,其实这个统计数字已经不是多么重要。法兰西岛巴黎大区卫生署公关部主任埃阿尔(David Heard)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实际上的死亡人数显然更多……疫情期间实时统计数据非常复杂,要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感染、多少人病亡是极端困难的事。”10日,法国全科医生工会(MG FRANCE)一项统计调查,根据对2000多名全科医生的抽样调查,再推算至全国,恐怕有160万人感染和携带病毒。而法国政府专家委员会前主任大约两周前就表示,法国检测范围很小,基本上只检测送到医院或者有明显症状的患者,他当时估计法国感染病毒人数可能已经超过200万。不管怎样,这都说明法国还深陷危险之中。正像马克龙总统所说的那样:团结抗疫,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原标题:巴黎抗疫日志 | 关于华人做公益被拘查的再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