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一起读《智能社会》:智能农业

国土面积 4.2万平方公里的荷兰,境内均为低洼平原,全国人口1600万,土地资源并不丰富。人口密度达超过每平方公里400人,是一个典型的人多地少的国家。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先天不足”的国家,在农业方面却独树一帜,其农产品的出口量仅次于美国,无疑是全球屈指可数的农业强国。荷兰农业高度集约化、专业化,农产品加工技术领先,销售网络完善。2005年农业产值450亿欧元,约占当年GDP的10%。农业从业人员约占全国就业总数的3%,约40万人。在农业的构成中,畜牧业占43.8%,园艺业占39.5%,种植业占9.2%,大田作物占7.5%。2013年,荷兰农产品出口额达到790亿欧元,仅次于美国,为世界第二大农产品出口国。重要的出口农产品有花卉、肉类、乳制品、蔬菜、土豆等。其中,鲜花、奶酪和土豆种子的出口量居世界第一,蘑菇出口量居世界第三。

1. 地少人多,环境倒逼,使荷兰获得一个领先的起点。夹在大国之间的荷兰兼具水运成本优势,选择经济作物具有天然优势,也消除了其他大国敌意与排斥。

3. 农民以联合方式主导着全产业链,每个个体能够分享各个环节的利润,使荷兰农业变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支撑微量创新持续发生,微量创新在时间上的累积自然产生奇迹。以传统分散式农业与荷兰式农业竞争,传统农业将永续落后于荷兰农业,而如果以高度一体化的智能农业模仿荷兰式农业,则最终超越荷兰农业存在必然性。

在传统市场中,一体化建设的成本是高昂的,但在智能教育平台之上,协商将变得简单。我们继续以对话机制去构想智能农业,为了使成本变得透明与可测量。

我们选择一个确定性的地点,京津唐之间的河北农村地区,之所以选择该地区的原因在于京津唐面积与荷兰面积相当,京津唐又是巨大的消费市场,这有助于消除我们在思维方面的歧义。

专家:中国是农业发展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但中国农业始终未能摆脱小、散、乱的状况,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

(1)人均耕地面积更少,大多是口粮地,每户农民除了自给自足外,能够转化成商品的农产品输出数量十分有限。随着经济的高速增长,小块耕地正在变成鸡肋。因为面积太小,耕种常规作物几乎是无利可图,种植经济作物单位面积收益虽然会大幅度提升,但整体收益依然远不如打工收益,这就导致大面积的撂荒发生。

(2)中国农民缺乏社会保障机制,视土地为其生存立命的基础,农民宁愿暂时性的撂荒或交给其他村民耕种也不愿意以契约长期出租给其他农户经营经济作物。这反过来让土地实际经营者只能经营低收益的常规作物,而不能发展需要大规模投入的高产、绿色的农业项目。

(3)城市化使土地大幅度升值,这导致农民更加不愿意出租或出售土地,没有长期契约保证,农业投资的良性循环几乎难以发生。同时,小块土地难以支撑持续的农业技术创新和生物技术创新,使农业走上竞底轨道,有毒农产品大量产出。简而言之,小、散、乱是阻碍中国农业进步的根本原因。

专家:到城市打工、做小本生意、做建筑工人、从事运输业,如煤炭、砂石料运输和城市长途货运等。随着城市化的走向中后期,以上收入来源正在逐渐萎缩。未来,智能机器人在侵占农民的打工机会,服务业连锁化在侵占农民做小本生意的机会。城市化完成后,建筑工人的工作机会将几乎消失,运输集团化也是难以逆转的趋势,这将使农村失去最重要的一条致富路径。在未来,单向失血的农村面临巨大的挑战。

亚当.斯密:如何解决农民的安全感问题?或者说解决农民的社会福利问题呢?我希望听听大家的意见。

工人:我们觉得解决起来很简单,上节我们讨论的汽车产业解决方案简单有效,10年工资一次性发放。所有城市居民在智能教育、智能汽车项目上面获得的股权收益高于银行存款,城市居民可以等比例从银行中置换出一部分现金,众筹一家农业集团公司。随后以利益吸引农民加入这家农业集团公司,农民以土地入股,农民整体持有50%股权,剩余50%股权归众筹投资人所有。农民也可以以现金参与众筹,这就可以保证农民整体的持股权会超过其他群体的总和,使最终的定价权在农民手中。

工程师:我来继续帮他回答。有了智能教育平台,资金的筹集将变得简单,更直接说钱是透支来的,大家花起来不需要考虑太多。

我们选择一个点来思考问题,京津唐与荷兰面积相当,自然条件优于荷兰(后者没有风车抽水,陆地可能被淹没),以众筹方式成立一家农业集团公司,按照三地城市居民(5000万居民)参与率50%,大致可以获得2500亿资金。用这个资金去直接完成智能农业建设,难度很大,因为农民是分散的,逐户去做工作的难度不是市场所能解决的。

我们做一个迂回,迂回的方法是拿出50%资金,在京津唐之间的农村建设一座新城,新城第一批邀请的住户是京津唐的农业类大学和学校,新城为这些大学免费提供学校、智能教室、各种基础设施、资金和土地。把新城住宅变成学区房,随后以“限购”的方式向周边农民以成本价发售,获得购买住房的资格:以其持有的小块耕地入股智能农业集团公司。智能农业集团公司的经营权归农业专家团队与大学。

通过把周边农民集中到新兴的城市,使智能农业公司获得大量的连片土地资源。改变原有的十里八村,土地分散的格局。另一半资金在开阔耕地之上进行智能化农业生产,使效率快速接近荷兰农业效率。随后,通过滚动推进使整个京津唐地区全部农村地区变成荷兰式农业区和旅游生态区。

工程师:现在是讨论,我假设农民很固执,因为有人这样认为,假设要以最顽固的认知为起点,而不能最开放的群体为起点。

工程师:住宅是以成本价出售给农民的(并非白送),土地是农民自己的。因此,1250亿建筑资金是永续存在的。另外,1250亿资金也是没有成本的,每年投入都会产生绿色农产品,这些农产品出售获利会形成滚动效应,资金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工程师:住房的建筑成本是1200-2000元/平方米。由于1250亿资金是零成本的,因此实际交房价格大致在2000元左右。1250亿资金大致可以6250万平米高品质的住房,按照每户100平米计算,可以建设62.5万套高品质住宅。当低价房屋被认购后,1250亿资金又回到该集团公司手中(不考虑各种税费)。

工程师:传统造房是层层分包,层层由施工方垫资施工,各方为了降低风险,增加获利都有“偷工减料”的诉求,这是房屋建筑质量出现“瑕疵”的原因。新城的建设是先有资金后建设,所以,2000元/米可以建成高品质的住宅区。

企业主:最终干活的还是农民自己,你们给自己建房会偷工减料吗?如果你们仍担心“偷工减料”,直接把每栋楼的设计师、管理者和施工工人的名字和身份证记录下来,让所有建筑全程可追溯。唐山周边中小钢铁公司、水泥公司、建材公司多如牛毛,现在以上三类公司现在的“价钱”都很便宜,直接买断,从源头控制质量,会让建筑质量性能更好。

企业主:限购,只能当地农民以土地入股后才能购买,保证每户有人住,每座新城总人口控制在100万,让大家住的很舒适,而不是摊大饼。

工程师:新建城市配套智能教育,可以直接保送大学,交通直接配套道路无线充电和共享方式的智能汽车,自由出行的成本会比座公交车还要低廉;医疗会采取智能医疗方式…#智能社会#逐步显现!

后记每个规模型城市居民都可以预订获得股权方式来智能农业体系,形成农产品自给为主,外供为辅的格局,使农民手中的土地变成流动资产。在智能教育开启后,以上工作可以同步进行。为农民、大学生建设的智能城市将成为智能汽车、道路无线充电、风能、太阳能率先普及领先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