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正处在历史上最危险的关头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全世界造成了历史上最大的公共卫生危机。今天,全球累计确诊达到305.5万人,死亡人数达到21.28万人。其中美国累计确诊人数103.57万人,死亡人数5.92万人,这场疫情确实太严重了。各国纷纷采取封国封城的措施,导致全球几乎都处于隔离状态,全球经济自然也受到极大的影响。未来,世界政治格局、经济结构都将有很大的变化,这是肯定的。

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负面因素不断增加,经济增长变缓和下降都是大概率事件,世界经济向何处去?成为政府决策者、企业经营者,甚至普通老百姓们都倍加关注的问题。

受美国石油市场供应严重过剩、合约即将到期前强制平仓等因素影响,当地时间4月20日,纽约原油期货价格历史上首次跌至负值。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当日下跌55.90美元,收于每桶-37.63美元,跌幅为305.97%。成为历史性罕见的事件,原油价格跌为负值,想都想不到,现在成了现实。

今天,由于全球最大的石油交易所交易基金抛售了其在当前月度合约中的头寸,美国原油期货价格继续下跌,一度跌至每桶10.63美元。WTI下一个月合约价差扩大,7月期货价格为每桶17.93美元。与此同时,布伦特原油价格下跌4.35%,至每桶19.12美元——受WTI原油价格暴跌影响,该基准价格昨日跌破20美元。受疫情影响,目前油价处于多年来的最低点,正将石油市场的再平衡推向产油国最痛苦的阶段。

从行业及市场运行层面看,成品油及石化终端产品需求不足导致炼油行业开工率普遍下降,以及全球炼油商、原油生产商储备库容不足,是油价大幅跳水的主因。但从深层次原因看,依然是经济增长动能不足。

低油价对油气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会产生影响。反应最敏感的应该是油气勘探开发行业。这次突如其来的油价大幅跳水对行业的影响是巨大的,使得刚有上升态势的油气上游行业又一次被打压。具体到下游的炼油化工行业,情况与上游的勘探开发有所不同。低油价降低了炼油化工行业的生产原料成本,减轻了众多企业的经营压力。

但原料低成本的市场“红利”,会被汹涌而来的新进入者不断蚕食挤兑。国际能源署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新增炼化产能达1.3亿吨/年,创1970年以来新高,而需求增长不足产能增长的一半,全球炼化行业普遍面临产能过剩。石油是整个经济的源动力,原油价格的不稳定,从根本上导致供求关系的混乱,最终影响到经济的稳定发展。

元之所以受到追捧在于,多数国家经济面临内需不足、增长动力缺失的窘境,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的美国表现还可以,欧洲日本已经进入负利率,美国国债成为全世界长期资本追逐收益的场所。如此之下,美元成了避风港,美指一升再升。

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大众认识到了美国并没有以为中的那么强大,甚至本身机制有明显的缺陷,一旦有重大风险事件发生,甚至会产生可怕的多米诺骨牌效应,那么美元资产也就没那么安全了,美元走向神坛只是时间问题。

美元贬值将加剧美国的通货膨胀压力。随着美元贬值,进口产品的价格将上升,进而有可能推高美国的整体价格水平。尤其是,全球能源价格和初级产品价格急剧上涨,已经给美国经济带来了通货膨胀压力。如果这些能源和初级产品价格上涨的压力进一步传导到制造品价格,对于美国这样的进口大国来说,通货膨胀压力将进一步加大。这将使得美联储处于两难选择:如果提高利率,次贷危机可能愈演愈烈,但是如果通过大幅度降低利率来拯救住房抵押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又可能使得通货膨胀抬头。在最糟糕的情况下,美国可能再次陷入滞胀的困境。

疫情之下,美国再次大幅举债,美国总体负债已达到23万亿美元,而其GDP仅为21万亿美元,也就是把全美国卖了也还不完账,此次疫情冲击之下,加上俄罗斯和沙特的石油大战,美股大幅下跌,美联储又做了一次史无前例的举动——开放式量化宽松,即无上限印钞挽救美国经济。

世界两大美债买主中国和日本正在从买进美债变成卖出,中国1月份增持美债87亿美债,3月份抛售200亿美债。同时日本也在大量抛售,继3月抛1700亿美债后,海外买家4月再抛401亿,在这种情况之下,美国这么大的债务体量,最终会怎样应对,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实是难以预料。

最近,因疫情影响而“第一个倒下的国家”出现了。外媒最新报道显示,阿根廷已经陷入债务危机,4月19日,阿根廷经济部长古斯曼直言表示,该国已无力偿还巨额债务,将会进行全面的债务重组,并计划在没有外部贷款的情况下,发展阿根廷经济逐步走出危机。

为了解释阿根廷的情况,古斯曼给出了自己的看法,直言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的蔓延,给世界经济造成了巨大冲击,原本略显梦幻的经济措施已不再适用当前环境,必须依据自身实际情况作出较大调整。

美元贬值对美国的金融体系和美元的国际地位有一定的冲击。外国所持有的以美元计价的资产高达5万亿美元,美元贬值使各国的损失很大。在降低了投资美国各类债券的热情的同时,为了减少损失,投资主体便会抛售美元资产以降低持有比例,资金流出美国去寻找新的价值洼地。这样对美国的金融系统是一种冲击。而现在这一情形正在发生,如果美元短期内不能稳定,那么美元最担心,最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尽管美欧日央行集体救市,但市场深层次疑虑未消,紧张情绪弥漫,资产价格面临大规模重估风险。深层次看,由于释放更大流行性,在全球范围内催生出大量的资产泡沫,为资本市场动荡提供了巨大势能。流动性过剩,源于主要经济体扩张性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也是美元结构过剩的产物。

面对外部环境变化,我国理应建立应对危机和突发事件的预警机制。具体到油气行业,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时刻牢记能源安全的底线。我国是油气进口大国,保障国内油气供应非常重要。无论国际油价如何波动,中国大力推进国内油气勘探开发,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发展战略都应该坚持下去。

疫情之下,国际贸易受到极大打击,我国也是具有14亿人的大市场,开发内需市场的任务很重,机会也很大。短期来看,市场比较关注企业的复产复工情况和政策层面的应对措施。中期来看,市场比较关注经济数据触底的深度和反弹的强度。长期来看,疫情不改变经济的趋势和市场的主线,但可能会加速一些产业的远期趋势变化。聚焦人们的刚性需求是当务之急,毕竟,我们还面临国外疫情的巨大压力,既要防疫优先,又要复工复产,稳定发展经济,这都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高层会议提出,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必须充分估计困难、风险和不确定性,切实增强紧迫感,抓实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既要“六稳”又要“六保”, 扎实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全面落实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任务,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是用改革的方法解决发展中问题的体现。特别是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粮食能源安全,更是在改革发展的轨道上彰显着直面困难的勇气、体现着底线思维的方法。【本文由“马跃成”账号发布2020年4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