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体育(WSG.US):2019营收利润双降+2.54亿欧元商誉减值背后

去年在一系列的“让步”之后,万达体育(WSG.US)仍“喋血”纳斯达克,受多重因素影响,上市首日低开后暴跌35.5%,并且在随后的20天内持续下跌。

截至2020年5月13日,万达体育股价仅2.6美元,不到一年时间里较发行价8美元跌幅达到67.5%,市值大幅缩水至3.56亿美元,仅为招股书中预计最高市值19.9亿美元的17.9%。

而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招股书中披露原计划发行股份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股份由售股股东提供,虽然后来取消,但是“老股东套现”的倾向让投资者望而却步;另一方面还跟万达体育波动的业绩和相对疲软的业务相关。

智通财经APP观察到,近期万达体育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和全年的业绩公告,营收利润双双下滑,而因为2020年公共卫生事件的影响,未来一年的业绩或将再次蒙上阴影。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万达体育的业务主要分为三大板块,分别是大众性体育、观众性体育以及DPSS业务。简单而言,大众性体育即普罗大众都可参与的体育活动,万达体育有该等活动的IP和知识产权,通过活动的组织运营实现货币化变现,主要收入来源包括门票费、商品费及其他,代表的运动包括铁人三项、跑步、山地自行车、障碍赛车等。

而观众性体育指的是大众作为观众的活动。万达体育一般没有该等活动的IP和知识产权,只能通过与赛事的举办方合作,通过媒体分发、赞助和营销活动的方式实现货币化,典型的比赛项目包括世界杯、冬季运动会等。

2019年,万达体育营收约10.3亿欧元,同比下降9%。其中大众性体育收入3.27亿欧元,同比增长15%,观众性体育收入5.67亿欧元,同比增长8%,而DPSS收入1.36亿欧元,同比大幅下滑58%。

万达体育在财报中解释称,DPSS收入大幅下滑,主要是因为2018年的第二、三季度时,在俄罗斯举行的世界杯为万达体育的DPSS业务带来了较高收入,但是2019年缺乏类似规模的大型赛事,导致收入大幅下滑。这也说明了DPSS业务的持续性不佳,具有明显的周期性,带动整体业绩不稳定。

同样的,观众性体育也会有一定的年度和季节周期性,不过2019年尤其是下半年,因为BWF巡回赛决赛、FIS滑雪世界杯、FIBA篮球世界杯等赛事,支撑全年业绩实现同比增长。

相对而言,大众性体育属于业绩增长最为稳定的板块,2019年万达体育举办了343次活动,同比增长5%,但是目前大众性体育收入贡献较低,2019年占比为31.7%,在其他两项占比较大且周期性明显的板块压制之下,对于总体的业绩增长贡献比较有限。从过往几年的收入情况可以看到,在缺少大型赛事的年份,由于DPSS的拖累,业绩整体比较低迷,成长性不足。

而在盈利方面,大众性体育同样展示出了其弹性。2019年万达体育实现毛利润收入3.44亿欧元,同比下滑6%,仅大众性体育实现了16%毛利增长达到1.17亿欧元,而观众性体育毛利润1.85亿欧元同比下滑11%,DPSS毛利润4150万欧元同比下滑26%,同样主要是受到FIFA世界杯的周期性影响。

智通财经APP观察到,2019年万达体育人事费用开支1.64亿欧元同比增加13.3%,销售、办公和管理费用支出6870万欧元,同比增加32%,不过这其中包含了IPO的影响;同样,折旧摊销、财务费用等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导致净利润空间缩小。

而其中最为亮眼的当属高达2.54亿欧元的商誉减值,2018年这个数据为零,直接导致2019年净亏损达到2.73亿欧元,而2018年盈利5401万欧元。万达体育在财报中表示调整后EBITDA为1.67亿欧元,即使如此,同比仍然下滑14%。

而且,商誉和高负债一直是万达体育的“心病”。智通财经APP了解到,万达体育在上市前,因为高调收购资产,2018年底资产负债率高达100.5%,2019Q1资产负债率降至84%,总负债18.92亿欧元,商誉和无形资产达到12.31亿欧元。本来上市后可以用募集资金偿还债务,但是因为出师不利,上市实际募资金额不足2亿美元,仍然不足以化解高负债压力。

截至2019年末,万达体育总资产17.96亿欧元,总负债15.68亿欧元,资产负债率仍然高达87.3%。其中流动性计息负债2.04亿欧元,非流动性计息负债6.41亿欧元,合计8.45亿欧元。同期现金仅有1.63亿欧元,偿债压力巨大。高负债加上不盈利,增加融资成本,导致资产结构进一步恶化。

同期商誉和无形资产达到10.25亿欧元,令万达体育时时背负商誉减值的风险,2019年2.54亿的商誉减值对于业绩的影响已毋庸置疑,而这一影响还将伴随万达体育。

而万达体育目前还要面临公共卫生事件的“致命”影响,因为公司涉及业务都是人员密集型活动,由于公共卫生事件的出现,各种赛事被推迟甚至取消,就连公司最稳定的大众性体育也面临营收和盈利压力,其他业务更不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