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摄影开始的正确姿势(四)

上一篇谈到了几种街头摄影中比较容易接受和操作的拍摄类型,在这一篇里,我们将继续讨论另外几种街拍类型。来看看在街头,我们还能拍点什么。

极简的街头画面也是一个很容易让人着迷并且很难做到不去触碰的一个类型。对街头摄影有些涉猎的朋友一定曾经在网络上看到过形形色色的极简类的作品,或者自己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尝试。从构成上来讲,极简的画风和点线面的构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画面干净,元素单一,线条简洁或是具有一定的规律性和连续性,有些时候画面需要大面积的留白等等,都是极简类街头摄影作品中经常会表现出来的特质。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也会在街头不停地寻找这一类的素材,也拍过一些。但受制于器材和后期技术,有些时候的拍摄过程确实比较狼狈。

这张照片拍摄于成都太古里,是一张仰拍捕捉到的画面。简单构图之后想要等待一个合适的对象过来,“就可以组成一张美滋滋的极简了”我心里这样想着。当这个扯着红气球的小姑娘跑的时候,我简直高兴坏了,这个元素比我心里预期想要得到的还好。红色的气球一瞬间就变成了了整个画面中的亮点。然而稍显遗憾的是,这张照片是用28mm的理光GR拍摄的,这焦段就跟我们的手机差不多。大家可以想到用手机站在一楼仰拍二楼的画面大概是一种什么画风。原片包含了周围太多无用的要素,所以后期的时候只能忍痛进行了大幅度的裁剪,损失了相当多的像素。

与上面相类似的,这张照片也是采用仰拍的一张极简风格的照片,元素排列仿佛也差不多。但一个是两张照片中间差了好几年,另一个是器材方面这张照片是用手机(MI 8)拍摄的。照片中的这个堡坎要比看起来离我们更远,所以使用手机自带的长焦镜头拍摄。目前手机长焦镜头的素质肯定是弱于那颗主镜头的成像,但是好在街头摄影对画质的要求是最为宽容的,更多的时候拍到才是王道。不得不说现在手机系统一步步蚕食相机份额不是没有道理,越来越好的画质和体验以及焦段的逐渐丰富,再加上便携性和隐蔽性,简直就是为街头摄影而生的一样~

这张照片是蹲在一个天桥上拍摄对面的一所小学校。下午上课铃打过一会儿之后,一个小姑娘飞奔向自己的教室,我心说这孩子多半是迟到了。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所以从她跑进学校大门就注意到她了。提前构图等他入镜,配合连拍最后选了一张跑的姿态比较好的照片留下。小姑娘的白衣服和蓝裤子刚好跟墙体的颜色搭配着,蛮有意思。

有些时候我们可以多用一些非常规的视角观察一下所处的环境,跟平视视角不同的时,也许仅仅低一点或者高一点,拍摄出来的画面感都会完全不一样。就像是这一张照片,当时使用手机(iPhone SE)在成都太古里一个地下通道仰拍顶部的磨砂玻璃。我发现上层的人不停从玻璃面上走过,留下一对对磨砂质感的脚印。尝试很多次之后发现只有躺着拍最不违和,当然路人的目光就不要太在意了。这个磨砂玻璃其实是一个完整的菱形,但是手机焦段的限制导致完整的结构有点拍不下,所以在后期的时候干脆处理成上下两头有出口的样子。后来我也看过其他朋友同机位的作品,我还是觉得我这样的构图方式延展性显得更好一些。(真是莫名其妙的自信呢~~)

不同于建筑摄影师镜头下的建筑,街头摄影师对建筑的拍摄和理解可能更加的自由且具有趣味性,尤其是当我们使用手机进行拍摄的时候。焦段和画质确实在很多时候限制了我们的拍摄方式,所以我自己更喜欢抽取建筑的一部分来表现。可以是线条,可以是结构,也可以是质感。还有一种类型的街头摄影作品善于向各类美好的建筑借力,让它们充当自己照片中的巨大画幕。如果跟各种有意思的人结合起来,也是一种容易出片并且具有表现力的一种拍摄方式。

改变拍摄角度在建筑拍摄中仍然有效,这张照片拍摄于某大型写字楼的门厅,进去之后仰头就看到这么深邃和华丽的巨大玻璃空间,感觉充满了科技感。时光隧道这个词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于是马上拿出手机拍了下来。后期增加了对比度,锐度以及色调之间的对比关系。

这张照片拍的是北京银河SOHO的建筑局部,这个大型建筑具有非常美观和流畅的线条。用手机(MI 8)拍摄的时候取其中一角,后期旋转九十度并且调整成黑白,是想更加凸显线条的流动性。有一种看起来像是流水一般的抽象感,取名叫《瀑布》。2020世界手机摄影大赛,有四张照片获得优秀奖,其中就有这张照片,我还蛮开心的。

在我所处的这个十八线城市,高大上的建筑物基本是没有,很多时候也只有结合光影的变化,选择身边建筑线条拍着玩。就像这一张照片,拍的是学校一栋普通的教学楼,那天下午光线比较硬,看到对面教学楼的光影结构很强烈,于是用手机(MI 8)长焦镜头拍下来。后期在调整成黑白,着重想要表现建筑物表面黑白灰的过度和质感。这张照片本身比较一般,不过作为一个例子还是放进来了,想要说的是建筑物的线条和材质在不同的光线下可能会出现不同的效果,不妨关注一下。

连我自己都觉得,这真是一个奇葩的分类。但也许很多新入门的爱好者们都会忽略天气对我们拍摄的影响。我们习惯于在阳光明媚的时候讲“今天天气真好,干脆去拍照吧。”然而对于街头摄影师来讲,“好天气”的范围其实是非常广泛的。除去我们常说的满分晴天之外,反而各种极端的坏天气才是真正的宝藏。因为往往越是这样的时候我们越是容易地能够捕捉到平时看不到的场景和画面,比如夏天的暴雨和冬天的大雾。每年夏天暴雨天气,我总会颠颠儿地跑出去拍照。浑身湿透或者雨伞吹飞的事情常有。不过令人欣慰的是也拍到了一些自己挺喜欢的照片。如果非要说坏天气的话,像成都平原冬天的那种“要死不活,毫无特点”的光板低照度阴天肯定是跑不掉的,但生活于此,没有选择,即便是毫无特点的坏天气,该拍还是得出门啊……

这是很多拍于大雨天的照片中的一张,记得是好多年前用GR拍摄的。那天是突降暴雨,商场门口聚拢了很多没有带伞的人,干脆利用一个电瓶车的后视镜构成了一组对比,把两个不同的画面拉取到一个画幅之中。严格来讲,这也是前面所讲的倒影的其中一种。所以我们会发现,很多归纳的所谓方法经常会在同一张照片里头同时出现并且交织在一起,学习很多时候其实就是这样一个分离又融合的过程。甚至有时候走一大圈回来会把这些全部推翻也不一定吧。

冬天由于气候原因,经常会在清晨形成浓雾。建筑,树木和人都会隐入浓浓的雾气之中,平时我们嫌弃的杂乱街道和丑到男默女泪的各种路标广告牌统统不见了,这不正是拍极简的大好时刻吗?(笑)这张照片就拍摄于浓雾之中的城市河边,几只前来过冬的红嘴鸥点缀了画面,与远去的男人的背影似乎形成了一种呼应和对比。

这是另外一张类似的照片,当时是用手机拍的一组,虽然看起来差不多,但这个不是雾而是浓厚的霾,遮天蔽日。清早操场上两个同学的身影孤立又仿佛具有某种关联,背后的树木,道路和汽车都消失了。霾虽然很毒,但这样的场景还是很容易出片的,有条件多戴几层口罩去拍啊。另外,大风大雪这类坏天气,也可以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条件下出门拍一拍。作为一个在四川生活的北方人,实在是怀念北方冬天夜晚飘飘落落的鹅毛大雪。这一部分的例图,因为生活的城市缺乏条件,自己没有拍过,只能靠各位补足了额。

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我们的街头拍摄多数会集中在城市的街头,无论是对于拍摄者还是对于照片的观看者而已,各种各样的人以及以人为代表的要素数量是最为庞大的。我们总是更容易被我们的同类本身以及他们的动作或者状态所吸引。这样的心态基本上等同于我们对同类的基本的好奇心,“他在干什么”是对人物动作的好奇,而类似于“你看,他看起来好像一条狗啊”则基本上是对人物状态吸引力的一种直观描述。有了一些街头摄影的经验之后,在拍摄的过程中寻找和拍摄这个类别的画面则是自然而然的一种结果。这一类的拍摄和尝试很多,但就像前文所述的一张好照片的构成中谈到的,很多照片会存在主体不突出,不明确,不具有吸引力的一些问题。这时就需要我们着重改变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人物状态是否具有基础美感和吸引力,二是如何将这个瞬间的画面定格并且从纷乱的环境中剥离出来。

这张照片是用手机(MI 8)拍摄的广场大爷舞动这个彩蛇(我实在不知道这东西叫啥啊哈哈哈),扭来扭去的很好看,无奈广场上四处嘈杂纷乱。最后选择很厚脸皮地蹲在大爷身边,把手机贴近大爷的手边仰拍。加上连拍,在这里确实拍了很多,最终选出这样一张各方面状态都还算满意的,剩下的肯定作为废片咔嚓掉了。不过还是那句话,存储不值钱,连拍很好用。继续不要停,直到拍到你想要的那一张为止。

菜市场对于街头摄影师来讲绝对是一个宝藏满满的地方,如果你没有拍过那绝对是很大的损失。找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带着相机或者手机逛一逛早市,会是一次有趣的体验。各种嘈杂,色彩,声音和生活气息包围着你,即使不拍,也会深受感染。这张照片是在离我家不远的一处菜市场拍摄的,一个露天酿酒铺的老板正在清理酒糟,早上的阳光把蒸汽晒得暖黄,这个场景感染到我,于是拿出手机(MI 8)记录下来。前后拍了很多张,一是为了寻找人物最佳的动作状态,二是要人物尽量错开蒸腾的雾气。

这张照片是在某建筑工地拍摄的焊接钢筋的工人。提前没有打招呼,看到师傅开始操作就赶紧跑过去把相机伸进钢筋管道中开拍。确定构图和曝光之后尽量多拍了几张,心痛的是镜头离的稍微近了点,表面还是被溅到了。可怜它并没有装UV啊哭~